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三裏桃花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三裏桃花
 前 言  三裏村的人,世世代代都很贫穷。不过这裏的人,却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他们很努力,希望有一天能改变命运。这裏的男人憨厚勤劳,这裏的女人朴素贤惠,这裏的小孩天真聪慧。这裏最出名的是桃树林,每年的三月满山都是粉红的桃花,一眼望去无边无际。              第1章:取经  刘三的家,今天特别的热闹。因爲他的儿子考上了市裏的大学,成爲村裏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。三十几桌的排面,也是少有的,当然这跟刘三的家底厚也有关係。王燕今天穿的很正式,她一早上都在打扮,希望能给别人一个好的印象。  「儿子,妈这样打扮可以吗?」  刘强并没有正眼看母亲,因爲他在认真的读书。  「妈怎麽穿都好看。」  「你都不看我一眼就说好看。算了,就这样吧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」  「不用了。」  王燕手裏提了一篮子鸡蛋,向着刘三家走去。来到他家的大门口,很是热闹,刘三和他的儿子穿着漂亮的衣服都站在大门迎接。王燕递上那篮鸡蛋,随口说到。  「大伯,恭喜恭喜啊。」  「弟妹来啦,快进去坐。」  刘三并没有过多的话语,这让王燕有点失望。她穿过人群,来到收礼的地方。王燕拿了三百块钱,一个长者一眼认出王燕,说到。  「刘喜家,三百。」  然后在红本上记录了下。王燕继续向屋裏走去,看到屋裏的刘三媳妇,正在和一群的妇女嘻嘻哈哈,聊着起劲。  「嫂子,恭喜恭喜啊。」  刘三媳妇一眼就看到王燕,她知道王燕家的儿子刘强也是一个读书很好的孩子,热情的迎了过来。  「弟妹来啦,快坐,吃个糖。」  刘三媳妇拿了一把糖塞到王燕手上。  「明年,就得我恭喜你了,你家刘强,可是从小都考的好。」  「那裏啊,他怎麽能跟你儿子比。嫂子,我是来向你取经的。」  刘三媳妇很喜欢听这样的话,她拉过王燕,偷偷的在她耳边说。  「不满你说,还真有秘密。」  王燕大喜。  「快说来听听。」  「现在这小孩啊,经不住诱惑,思想不集中,容易在学校谈恋爱什麽的,影响学习。所以我去年跟儿子一起去县城陪读了一年,在他身边看着他。」  王燕其实知道刘三媳妇去年去了县城,但不知道其中的原由,原来如此,她觉的这话在理。  「嫂子不说,我还真没当回事,还好有你提醒我。」  「开席了,快上桌。」  王燕听了刘三媳妇这话,心裏如获至宝,很是高兴。今天这礼没有白送,三百对于王燕来说可是一个大数字,她家主要靠种粮爲生,一年到头也卖不了几个钱。  她看了看,挑了一桌全是老人小孩的,坐了下来。这裏都是她的长辈和小辈。  「明年该是你们家办了,我看你家孩子能成。」  一个长辈对王燕说到。  「这种事,只能是看他的命了。」  「你可得抓紧着点。」  「恩。我知道。」  随着菜上来,大家开始吃吃喝喝,王燕也放开肚皮的吃起来。吃少了,她还觉的亏了。  王燕今年39岁,老公大她5岁。是邻村的姑娘,经媒人介绍过来的。只读到小学就不读了,大字也不识几个。长的不算高,一米六几,屁股挺翘,又圆。腿粗腰也粗,胸也大。就是脸长的难看,加上长年地裏劳作,脸黑黑的。看过去比她实际的年龄要大。  老公刘喜是个忠厚老实之人,不会算计,心地也好。平常也就只能种种地,不过他个头还算可以,所以身子骨还是很好,力气也多。平常还很听老婆的,老婆说什麽他基本上都顺着。两个小时后,王燕回到了家,去了儿子的屋。  「儿子,来吃蛋糕。」  「妈,我不吃,你留给爸吃吧。」  「爸又不会考大学,给他吃浪费了。」  「妈,你怎麽又这样说爸呢。」  「妈给你放这了,记得吃。」  王燕看着儿子读书的样子,那是她最高兴的。从儿子上小学开始,她心裏就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让儿子考上大学。因此她没有生第二个孩子,那时候在农村其实是可以生两胎的,但她放弃了,直接就给结扎了,气的刘喜几天不下地。  晚上刘喜爬上床,王燕已经躺好。刘喜穿着一个短裤叉,那条黑黑的大肉棒子已经翘了起来。他脱掉裤叉子,来到老婆的两腿间,用力一拔,老婆的下身就没了遮挡。他轻轻的吐了一点口水,找到老婆的肥屄,开始抚摸起来。一会儿功夫,王燕的下身就开始变的泥泞。刘喜扶住阴茎轻轻一挺,整根插了进去,不过没有到底。王燕轻轻倒吸一口气,啊的一声,叫了起来。  随着刘喜一进一出,王燕也不断的呻吟起来。不到十分锺,刘喜就剧烈的抽插,然后摊倒在王燕的身上。阴茎在王燕的阴道裏慢慢的变软,随着精液一起滑了出来。  刘喜每天晚上都会这样做,除非王燕的大姨妈来了。王燕每天也都按同样的节奏,她没有过高潮,不过已经很舒服了。  「下来吧,跟你商量个事。」  「什麽事?」  「我想跟儿子进县城,陪他读书。」  「爲啥?」  「刘三他媳妇说,现在的小孩大了,会谈恋爱,影响学习。我想,如果我在儿子身边,伺候他生活,还可以监督他学习。」  刘喜当然舍不得媳妇走,不过他想了想儿子的钱途比什麽都重要,也就放宽了心。  「说的也挺对,但是你进县城可得不少钱,第一,你得租房吧,第二,家裏也少了你一个劳力。」  「所以我才跟你商量,不是。」  「去吧,爲了娃。我苦点没有关係,将来娃要是有出息了,少不了我们享福的。」  「有你这话就行。」  「那让我再肏一次,你去县城,我就没有机会肏了。」  「肏吧,反正你也肏不出什麽名堂来。」  就这样,刘喜握住软趴趴的阴茎,在手上套弄起来,套了几下又硬了起来,对着王燕的阴道,又刺了进去。这次刘喜虽然比上次抽插的时间长了一点,但依然没有让王燕高潮。最后王燕帮刘喜擦干肉棒,刘喜就呼呼大睡。  王燕起身,走到儿子的屋前,看儿子的屋裏还开着灯,她轻轻的推开门。  「早点睡吧,别学太迟了。」  「妈,我知道。」  王燕看到儿子也是穿着一要短裤叉子,光着身子。然后她去衣柜拿了件衣服。  「穿上吧,夜裏凉。」  「不用。」  「那我帮你披上吧。」  王燕帮儿子批上衣服就走了。走着走着下身又流老公的精液,她干脆脱下内裤擦了一下自己的肥屄,把内裤丢到一旁。  躺在床上,想着接下去要跟儿子去县裏,心裏有点乱。她努力的回想过去,发现脑子裏一片空白,没有多少关于儿子的记忆。只知道儿子上小学前是跟自己一起睡,然后就再没有一起睡过了。儿子上初中后,住到学校裏,更是很少有接触。暑寒假自己忙,也很少关心儿子。她发现自己跟儿子之间的交流,其实是很少很少。  不过让她没有失望的是儿子一直都很自觉,从小都不需要她打骂。这一点让她感到很骄傲,而且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。学校的老师每次开家长会都会表扬自己的儿子。王燕虽然长的丑,但儿子却给她争了不少面子。  王燕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人,她没有多少的文化。由于生活所迫她看钱比什麽都重,生活也很节俭。对老公和儿子那也是能付出多少是多少,很少会打打骂骂,吵架什麽的。由于长的丑,其实内心还有一点点自悲。对老公,也谈不上什麽浪漫的爱情,最多也只是好好过本份的日子。              第2章:进城  后天就要开学了,一大早刘喜跟王燕挑着两大箱子,跟一个大包走了半个小时的路,终于赶到了车站,坐上了去县城的班车。母子俩望着父亲,满头大汗,有点苍老。  「儿子,照顾好你妈。」  「爸,回去吧,我会的。」  车越开越远,最后父亲消失在视野裏。王燕有点失落,这麽多年一直跟老公生活在一起,突然的离别有一点舍不得。她坐在靠窗的位置,刘强还是第一次这麽认真的看母亲,虽然只有39岁,却在脸上刻满了苍桑。黑色的皮肤上,开始有了皱纹。母亲没有飘逸的长发,而是一头的短发,细心的他看到了几根白发。  母亲今天换上了一件白色衬衫,看过去很新。她平常在家裏都舍不得穿,都穿一些破旧的衣服。裤子是一条黑色的,紧紧的包裹着母亲的大屁股。刘强细细的看一会儿,虽然母亲长的不好看,但身材却很有吸引力。  刘强从小就内向,不怎麽受说话。他比较自悲,自尊心也强。因爲家裏穷,所以他就很努力的学习,花别人不愿意花的时间,刻苦的学习。希望有一天能改变自己的命运。这句话也是老师告诉他的,他一直记在心裏。  刘强今年17岁,下学期就读高三了,他比自己的母亲高一截,身高一米七八。但却不壮,身上肉也不多。男人性成熟标志的喉结也突了出来,声音也是大人的声音。几年前阴毛也长齐了,龟头也完全暴露出来了。虽然这些都说明他是一个成年男人,但他在性方面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,是一个标準的处男。  对于性,他没有渴望,也没有沖动。因爲他的心思完全在学习上,对班的女生,离的很远。班裏的女老师,他也只有敬畏之情。对于女人的身体,他更是一片空白,只在生理卫生书本上看到过一堆的专有名词。 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,在颠簸的马路上,有时候会跳的很高,屁股都坐不住。王燕由于太少坐车,有点不自然,开始晕车。脸色苍白,头发晕。  「妈,你怎麽了?」  「晕车。」  「要不,你靠我肩膀上。」  王燕轻轻的斜了下身子,把头靠到儿子的肩膀上。刘强突然感觉到一阵的温暖,这还是第一次跟母亲靠的如此近。就这样继续一会儿,王燕睡着了。刘强怕母亲靠在肩膀上的头掉下来,轻轻的把手从手面绕过她的肩膀,抱住母亲。这样母亲就依偎在自己的怀裏。刘强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。  「妈,到了。」  王燕睁开眼,看到自己依偎在儿子的怀裏,有点害羞,脸都红了。母子俩下了车,地下放着两大箱子,一个大包。  「儿子,走吧。」  「妈,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。」  「没事,妈好多了。我们赶着点,回头还要去租房子。」  「这裏去学校走路要半个小时左右,我们这麽多东西打个三轮车的话,只十来分锺就到了。」  「那要多少钱啊?」  「十几块钱。」  「算了,还是走路吧。」  王燕舍不得花钱。刘强也只好同意母亲的主意。他上前拿起包,有点重。王燕一手抢了过去。  「让妈来,妈有力气。」  刘强知道自己说不过母亲。他提了一个箱子,有点沈。王燕背起包,也提了一个。走在儿子前面,刘强跟在后面。  城裏不一样,虽然已经八月底,但依然炎热如火。走了十几分锺,刘强已经满身大汗,手也发麻了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换了一边手继续前进。王燕习惯了劳作,这点东西对于她来说是不成问题的,不过也是满头大汗。  汗水湿透了母亲的衬衫,粉色的胸罩印在外面,两条带子伸向肩膀,中间一大片的布条包住她的胸。刘强以前没有去注意,今天在后面看的很仔细。再看看母亲的两个肥臀,被黑色的裤子包的紧紧的。走路时一扭一扭的,内裤的痕迹也印在外面,增添了不少想像。刘强慢慢的对母亲或者说女人开始有了好奇感。  走了快半个小时的路,他们俩到了学校附近。  「妈,前面那个村子,有专门房子出租。要不我们就去那裏看看吧,离学校也近。」  「好。」  这个村子,房子建的很密,村裏人知道这裏可以出租,原来只有两层的都加盖到五层。原来是菜地的也变成了楼房,中间只留下一条不到两米宽的路。走进去的时候,有点阴暗。走着走着,一个比母亲大一点年龄的妇女迎了上来。  「你们要租房吗?进来看看。」  刘强看了看母亲,没有说话。王燕擡头看了看房子,建的不错。  「好,我们进去看看。」  妇女倒了两杯茶水热情的递给他们。  「我们这两间的一个月600。自带卫生间和厨房,还有阳台可以晒衣服。」  王燕心想,怎麽这麽贵啊,这哪裏租的起,她犹豫了一会儿。妇女好像看出什麽来,接着说。  「妹子,这价格你放心,不管你去哪裏打听,都是这个价,我不会骗你的。」  「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们租不起这麽贵的。」  妇女想了一下,爲了留下这个租客,提出单间的想法。  「要不这样,反正你们是母子,住一间也没有关係。你可以租一个单间。房间裏放两个单人床就可以了。只要300。」  「行,要不你带我们看看。」  妇女热情的带着母子俩从二楼一直看到四楼,王燕看的挺满意,但她希望能再便宜一点。她心想,顶楼天热,会不会更便宜一点。  「顶楼天热,能便宜一点吗?」  「妹子,顶楼确实可以便宜一点,一个月200,不过房间有点小,我怕你看不上。」  王燕一听,大喜。  「要不,我们去看看。」  顶楼的太阳晒的很火热,其实顶楼只剩下一半的地方有房间,另一半都拿来晒衣服。其中一间堆满了杂物,一间是空的。王燕看了看确实小,除了一张床的位置,已经没有多少空间。而且床还好小,刚好只够两个人睡。  「这间小,放不下两个单人床。只能睡一起了。不过你们反正是母子,睡一起也没事,是吧?」  妇女怕王燕不租,特意强调了母子睡一起没有关係,打消王燕有其他想法。  「儿子,我看行,就租这间吧。」  刘强对于这样的决定,他没有太多的想法,他都听母亲的。他也没有更好的主意,谁叫家裏穷。不过比起学校裏8个人的宿舍已经很好了。  「这裏没有厨房,你们要是做饭,就直接在房门这地方,反正顶楼没人来。平常也就我的衣服晒这裏,其他人除了晒被子外,很少会上来。」  「行,挺好的。那就这样说定了。」  妇女人热情的帮他们把行礼搬了上去,搞的也全身是汗。  「我们这房租是付一个月,压一个月,下月这个时候,你付下下月的房租,这样行吗?」  「行。」  王燕手伸到内裤裏摸了半天,掏出一堆的钱,找了四张给了妇女。  「我姓张,以后你们叫我张姐就好了。有什麽需要,可以随时找我,我就住在一楼。」  张姐开心的走了。王燕也终于平静下来,终于有一个安身的地方。她看了看儿子,已经全身湿透。而且儿子也在看自己,她看了看身上也都是汗。白色的衬衫贴着肉,一整个粉色的胸罩印在外面,脸突然红了。  刘强发现母亲脸红了,就不敢再看母亲了。这是他第一次这麽近的看到母亲的胸,虽然隔着衣服,但还是能感受到母亲奶子的丰满,像两个大球,包在胸罩裏。很是吸引人,他以前都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身体,这次不经意间发现了,也激起了他的男性本能。  「儿了,你休息一会儿。妈先把屋子打扫打扫。」  王燕起身,找来抹布,把窗户、桌子、椅子、床到处擦的干干净净,刘强也不閑着,把卫生间和地闆拖的干干净净的。  「儿子,妈想把头上的灯也擦一下,你抱我上去。」  「好。」  刘强走过去,从后面,一把抱住母亲,这可是他第一次抱母亲。王燕一百来斤,抱的刘强很吃力。不过母亲的屁股软软的,抱的刘强很舒服。刘强嘴对着母亲丰满的屁股,闻到了母亲身上的一股骚味。他用力挺起母亲,终于能够到灯了。王燕轻轻的擦了几下,刘强就放下母亲。他没有想到抱女人,原来感觉这麽好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欢。  王燕看了看表,都一点多了,肚子突然感觉到饿。  「儿子,去沖个澡吧。」  王燕递给儿子一条内裤,刘强接过内裤进了卫生间。很快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,不到五分锺刘强穿着内裤走了出来。王燕两眼发光,盯着儿子的阴部看,儿子的阴茎被内裤裹住,一大团肉。她轻轻的吞了一下口水,没想到儿子的阴茎这麽粗大。她以前从来没有留意过,也没有正眼看过。脸刷一下,红了起来。  她快步拿起一套睡衣,就进了卫生间。转眼就看到挂在墙上儿子刚换下来的内裤,上面有几根卷曲的阴毛,看的王燕有点娇羞。她轻轻的脱下衣服,突然有一种释放的感觉。最后内裤脱下的瞬间,看到了内裤上湿润的湿痕。没想到自己刚才居然有了性欲望。  她快速的拿起水龙头沖,一下子什麽鬼欲望都沖走了。舒服的很,这样的夏天,洗澡沖凉是最舒服的事。很快,她擦干身子,换上衣服就出来。  「儿子,午餐就吃馒头吧,将就一下。」  「好。」 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,拿出家裏带来的馒头就着鹹菜,吃的津津有味。由于坐着,王燕再一次看到了夹在儿子两腿中间的阴茎,卷曲成一团,有点不好意思。她以前从没有这样跟儿子独处过,心裏有一种莫名的紧张。刘强也盯着母亲叉开的两腿中间,那裏是一个饱满的阴部,鼓的跟手裏的馒头一样。虽然看不到样子,但足以让他思绪乱飞。接着母亲低头的时候,一眼看到了母亲丰满的乳房及中间那条白色的深沟。  刘强不争起的阴茎,慢慢的翘了起来,把内裤顶出了一坐小山包。王燕不敢再看了,她起身坐到了床边。吃过饭,刘燕开收适东西。刘强也忙着收适书本,把书桌堆成了一座山。  「我可以进来吗?」  张姐在外面喊了一声。  「进来吧。」  「你看,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。一会儿的功夫,这房间就变了个样,多温馨啊。」  「还是张姐会说话,这我爱听。」  「这把风扇,我楼下也用不上,顶上热,留给你们用。」  「多谢张姐了,你真是好人。」  「谢什麽,我还得谢你们。不是你们交房租养着我,我都不知道怎麽过活呢。」  「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」  「理,就是这理。不是吗?」  「也是,也是。晚上,去我下面吃个便饭。」  「不用了,谢谢张姐。回头我们自己做,对了,这裏有地方买煤气吗?」  「有,回头我叫他们送来。」  「那太好,谢谢,张姐了。」  「你们忙,我先走了。」  张姐一边说一边走了,张姐虽然年纪大一点,但看过去比王燕还漂亮。脸蛋粉嫩,皮肤又白。胸也不比王燕小,身材还比较匀称。刘强这次细看了一眼张姐,还挺喜欢她的。  下午刘强带着母亲,熟悉一下学校周围的环境。这个学校虽然是县裏最好的高中,但一年考上大学的其实不多,这就是爲什麽王燕想来陪读的原因。王燕对这裏慢慢的也了解了,她买了一点儿子喜欢吃的肉和菜,晚上自己做饭吃,这样可以省点钱。